七成GDP用于行政开支?纯属编造
来源:人民网         作者:陆娅楠         时间:2018-02-13         点击量771

   近期,网上流传的“主要发达国家与中国GDP流向对照表”引发热议。该图表显示,联合国“人类发展署”的数据指出,中国经济总量的70%被政府用于行政开支,而美、日、德、英等7国的该项支出均在10%以下。

  这个表格的数据可靠吗?相关部门的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表混淆了很多概念,错误百出、纯属编造。

  图表数据来源靠谱吗?

  回应:不靠谱,联合国并不存在所谓的“人类发展署”

  “所谓的对照表用臆造的概念和方法,极力想证明中国在医疗、教育、科技、文化艺术、生活等领域的投入明显低于发达国家,这严重歪曲了事实。”2月11日,国家发改委政研室副主任、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这张所谓的对照表,注明数据来源于联合国‘人类发展署’,但根据我同事的反复核实,联合国下属机构中并不存在该机构。联合国下属机构包括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人居署等机构,其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人类发展报告和地区报告。”

  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董礼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联合国“人类发展署”这个机构并不存在。记者随后以“人类发展署”为关键词在联合国中文官网和微博查询,也无任何相关信息。

  孟玮说,最新一期的《中国人类发展报告2016》对中国在人类发展方面取得的巨大进步给予了高度肯定。报告指出,2014年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在188个国家中列第九十位,已进入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组。

  我国政府消费支出比例高吗?

  回应:2016年我国政府消费支出低于17.1%的世界平均水平

  董礼华介绍,GDP是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的最终成果,可分别使用生产法、支出法、收入法对GDP进行核算,其中支出法是从最终成果的使用去向角度进行核算的。

  “具体来说,GDP的使用去向分为最终消费支出、资本形成和净出口三大项目,政府行政开支被纳入最终消费支出中。”董礼华说。

  最终消费支出,指常住单位为直接满足个人或公共消费需求而用于购买货物和服务的支出总额,按照支出主体分为居民消费支出和政府消费支出,其中政府消费支出指政府部门承担的公共服务支出、个人消费货物和服务支出。

  “公共服务支出主要包括外交、国防、公共安全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支出;政府承担的个人消费货物和服务支出主要包括政府在医疗卫生、教育、文化娱乐和社会保障方面的支出,这部分的政府支出最终都会转化为居民实际获得的福利。”董礼华说。

  据介绍,2016年,我国GDP的53.6%用于最终消费,其中,居民消费支出占GDP的39.3%,政府消费支出占GDP的14.3%。GDP剩余的44.2%用于资本形成,2.2%用于净出口。

  “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政府消费支出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董礼华介绍,2016年,我国政府消费支出占支出法GDP的比重为14.3%,美国的该比重也为14.3%。另外,韩国、意大利、英国、德国、日本、加拿大等国的该比重分别为15.2%、18.8%、18.9%、19.6%、19.8%、21.2%,均高于我国。该比重的世界平均水平为17.1%,中等偏上收入经济体平均水平为15.9%,也比我国要高。

  至于很多人关注的“三公”经费问题,董礼华介绍,近年来,我国各级政府积极调整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坚持过“紧日子”,要求“三公”经费只减不增,政府行政管理费用支出比重明显下降,民生和重点领域财政支持力度明显加大。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从2012年到2016年,全国“三公”经费支出实现“四连降”,2016年中央部门和地方分别比2012年下降35%、50%。

  专家表示,即使从财政支出的角度看,民生支出占比也是大头。

  一般认为,包括“三公”经费在内的一般公共服务支出构成政府行政管理费用的主体。董礼华介绍,从占比上看,2016年,我国一般公共服务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7.9%,比2012年下降2.2个百分点。而反观8项民生领域支出,占财政支出的54.6%,如果再加上用于维护公共安全、粮食供应、气象服务等与人民生活间接相关的支出,用于民生领域的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在70%左右。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马海涛表示,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财税管理体制的进一步完善,中国政府支出结构将进一步优化,支出效率将进一步提升,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制度保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创造新动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