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快乐,所以痛苦
来源:中财论坛         作者:rsjby         时间:2019-05-13         点击量374

    多年前,听老师讲心理学。讲到感觉,老师说:感觉,是过去的经验在头脑中的反映。老师举了很多例子,比如小刀划破皮肤会感觉到“痛”,比如熬好的中药进口会感觉到“苦”,等等也者,不一而足。老师讲了整整一节课,讲得口干舌燥,但我却没听明白。下课后,去请教老师:既然感觉是过去的经验在头脑中的反映,那就必需有“经验”,才能有“反映”。后来的痛、后来的苦,是以前的痛、以前的苦的经验在头脑中的反映,自然没错。但第一次之前,不可能有经验。第一次的痛,第一次的苦,何以知其是痛,是苦?如果第一次的痛、第一次的苦,形不成感觉,凝不成经验,那么,第二次、第三次,以至于无穷次,都无法形成感觉、形成经验。于是,人永远都不会有痛、苦的感觉。
    老师怎么示教于我,已经忘记。但这个完全自我的悖论,却一直盘旋在脑子里,经常涌出来,过了几十年,依然未散。只是,感觉,并不因悖论而不存在,比如痛的感觉,苦的感觉,比如痛与苦合而为一的痛苦的感觉,就时不时地漫过我的身,漫过我的心。
    身体的痛苦,多是外界加诸。有明一代,官员若“逆龙鳞”,朱姓皇帝一怒,会处以“廷杖”。犯事官员被推出午门,按在地上,扒掉裤子,由锦衣卫持杖打屁股。一杖,一杖,又一杖,击打在身上,官员的身体会感觉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据《明史•本纪第十七•世宗一》载:“嘉靖三年秋七月乙亥,更定章圣皇太后尊号,去本生之称。戊寅,廷臣伏阙固争,下员外郎马理等一百三十四人锦衣卫狱。癸未,杖马理等于廷,死者十有六人。”抛开受廷杖者的心理因素不说,他们承受的身体的痛苦直接反映为对他们生命的摧残,嘉靖三年秋的廷杖,当场打死十六人。虽不可能也没资格受廷杖,但明代“逆龙鳞”官员所经受的身体痛苦,却依然会遇到。去年搬家整理书,手肘肌肉拉伤,现在只要稍一用力,就会感觉到一种痛苦。
    人们常说的痛苦,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司马迁因言获罪,被处以“腐刑”。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在《报任少卿书》中,司马迁谈到自己内心的痛苦:“仆以口语遇遭此祸,重为乡党所笑,以污辱先人,亦何面目复上父母之丘墓乎?虽累百世,垢弥甚耳!是以肠一日而九回,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如往。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腐刑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苦,更大的是心理上的痛苦,为“乡党所笑”、“污辱先人”的现世痛苦,对“虽累百世,垢弥甚耳”的后世担忧,不绝如缕,如影相随,折磨得司马迁魂难守舍,“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如往”。司马迁受腐刑后,只活了9年。锥心蚀骨的内心痛苦,肯定是他去世重要原因。平凡甚至平庸的自己,也会有一些心理上的痛苦。读书遇到不认识的字,手机百度上一搜,才发觉已经搜过多次,只是一直没记住。放下手机,再也回不到书里,内心涌出阵阵深切的痛苦。
    身体的痛苦,或许算得上一种绝对的感觉。心理上的痛苦,却永远都是相对的。人感觉到痛苦,往往不是因为痛苦本身,而是因为这种感觉与另一种感觉差别太大。有比较,才有鉴别,另一种感觉,常被人称为快乐。在回答“人为什么会痛苦”这个问题时,我愿意说:因为快乐,所以痛苦。
    快乐,痛苦,是彼此对立的感觉,是同一情绪的两极。快乐与痛苦之间,有宽阔的绿色地带,庸常日子里,我们多处于这一地带,谈不上快乐,也不会有深刻的痛苦。快乐与痛苦,都在庸常之外,彼此互为镜象。快乐里,可以看到痛苦;痛苦时,会回味快乐。确立谁为母体、谁为导因,可以导致不同的生活态度和生命品质。
    因为快乐,所以痛苦。是一种内心倾向。英国作家威廉姆•拉尔夫•英奇说:“最幸福的似乎是那些并无特别原因而快乐的人,他们仅仅因快乐而快乐。”我不想沉溺于痛苦里。虽然无法将生活里的痛苦全部推开,无法让痛苦从自己的生命里消失,但我希望痛苦不是绝对的客观存在,我希望痛苦只是快乐开小差时的些微感觉。我愿意为自己设计或许虚空的快乐乐园,把自己寄存其中,让快乐包裹自己的身心,或许自欺欺人,却乐此不疲。
    因为快乐,所以痛苦。是当下客观使然。法国作家罗曼•罗兰认为:“内心的快乐是一个人过着健全的、正常的、和谐的生活所感到的喜悦。”的确,世界不可能完全美好,生活不可能事事圆满。但我们所处的世界,我们的生命里,快乐无处不在。我们能吃饱,还可以挑选美食;我们能穿暖,还可以穿出品味;我们能住好,还可以甄别地段、楼层;等等。因为有这些,我们没有理由不快乐。圆融地对待生活,宽容地看待一切,就会快乐地发现:快乐是生命的主体,痛苦只是快乐的陪衬。
    因为快乐,所以痛苦。是良好的未来愿景。爱因斯坦曾经说过:“真正的快乐是对生活的乐观,对工作的愉快,对事业的兴奋。”地球上,疾病、贫穷、战争,灾难等从不间断,不停地侵扰我们,给我们制造不同类型、不同程度的痛苦。我们经常遭遇不可预测的痛苦,对某些极端事例中的个体来说,痛苦或许会成为他们生活、生命的主体,甚至全部。但我却依然企盼,我们的生命里、地球上,痛苦只是例外,是不快乐的瞬间感觉;快乐才是根本,是无处不在的存在。
    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面对任何人,我都愿意说:因为快乐,所以痛苦。



相关文章